幸运飞艇游戏

位置: 幸运飞艇游戏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火水现鱼

火水现鱼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8-28 阅读: 次
  清末,有位江湖魔术师叫穆辉,有一次他在巡抚的堂会上表演,刚在纸上画了幅画,就被巡抚嘲讽道:“这不就是莲叶荷花图吗?鱼都没有,跑这儿糊弄钱来了吧?”
  穆辉说:“大人要鱼容易。”说着,他用手一指,画上起火,接着又泼了一碗水,灭了火,再看画,只见蓝色水波中竟现出几条惟妙惟肖的金鱼。
  巡抚大为惊奇,道:“妙哉妙哉!不知这是何绝艺?”这时过来一人抢先回答:“此名火水现鱼!”说完那人向穆辉施礼道:“师兄,请受我一拜。”
  穆辉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恩师的独子陈桓,原本“火水现鱼”是陈家不外传的绝艺,但陈桓因为偷考新学离家出走,恩师一气之下就把绝艺传给了穆辉。自从恩师去世后,二人也就断了联系,不想陈桓如今竟也靠卖艺为生。
  巡抚稀罕穆辉的本事,就把他留在了府中,频频为宾客表演绝艺。穆辉念及师恩,便选择陈桓和自己搭伙表演“火水现鱼”。
  这天,陈桓忽然对穆辉说:“师兄,我瞧你这些日子脸色越发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见穆辉点了点头,陈桓接着说道:“我从小听外祖父说,‘火水现鱼’这魔术有点奇怪,传人无一不罹患疯癫病,家父和祖父都是如此。我学过新学不讲迷信,怀疑这病可能和魔术本身有关,师兄既然身体不适,不如好好休养,这个活儿暂时交与我,可否?”
  穆辉闻言,脸色顿变道:“魔术致病纯属危言耸听,至于绝艺,师父留下门规,一代只传一人,恕不能违逆。”陈桓叹了口气,沉吟片刻后霍然起身说:“师兄敢不敢为绝艺和我赌一把?”
  说着,他取出五颗一样的糖,说:“这糖四颗甜的一颗凉的,谁吃到凉的,绝艺归谁,输的离开此地!”然后他又拿出五个小茶杯把糖扣上,用“三仙归洞”的手法不停地翻扣拨转,然后,两人各自选择一颗糖。
  穆辉把糖搁嘴里一尝,笑意浮上嘴角,正想说“我赢了”,忽觉多日来的晕眩症忽然加剧,接着手脚也不由自主震颤起来。他请来医生一号脉,竟是中毒,好在病情还有转圜的余地。穆辉吃了药,身体有所好转,便寻思着找机会请示巡抚赶走陈桓。
  没想到巡抚竟先差人传令给穆辉说:“最近有贼人造反,朝廷命总督助兵围剿,三天后大人要在府上为总督饯行,命你此次的助兴表演要有所不同。”
  穆辉只好先忙着应付巡抚交代的事儿,他打算在“火水现鱼”中出点新。为了不出差错,他特意先演练了一下,没想到泼了水后,鱼竟然没出来!穆辉吃了一惊,仔细察看,才发现颜料被人动了手脚。
  颜料一直是从余记药店采买的,穆辉决定去问个明白,正好老板出门,伙计告诉他,是陈桓找到老板把蓝钴给换了。穆辉暗惊:只有用蓝钴熬成的颜料,用水一泼才会由蓝变红,换了它,蓝色水波中哪还能现出红色的鱼呢?好一个陈桓啊!
  转眼到了饯行宴这天,人山人海,排场极大。轮到穆辉表演时,他照例画完画,却没点火泼水。总督和巡抚一愣,责问何故,穆辉一拱手说:“大人恕罪,因为穆某被小人陷害了!”说著他一指陈桓:“此人在我的颜料里做了手脚,有药店伙计为我作证!”
  巡抚一听很生气,吩咐带伙计过来,可来的却是药店的老板。老板满脸赔笑道:“大人,伙计啥事不懂胡说瞎讲,本人作证,陈桓绝无偷换颜料一事。”
  老板这一翻供让穆辉一时措手不及,他忙跪地申辩道:“大人啊,小人所言句句属实,不信泼水一试,我保证这画绝无变化!”
  不等巡抚下令,只见陈桓冷笑一声,用手一指,画便燃烧起来,再端起水碗一泼,水过鱼现!紧接着他拿笔蘸料重新画了幅画,不一会儿,鱼就跃然纸上!陈桓表演完,拱手说道:“同样的笔纸颜料,小人表演却无差池,足见穆辉是诬陷搅闹,坏大人雅兴,还请大人明察!”
  巡抚大怒,吩咐杖责穆辉并赶出府衙。穆辉本想将计就计惩罚陈桓,不料反被算计,一时万念俱灰。穆辉刚被架到偏院,药店老板跟过来拿出银子,对巡抚的士卒说:“各位军爷,巡抚大人已不留他,不如卖我个面子,别打了,让他走就是了。”
  救出穆辉后,二人一起出了巡抚府衙。不想穆辉并不领情,只是冷冷地对药店老板说:“你和陈桓是一路人,就此拜别。”
  药店老板叹了一口气说:“你误会陈桓了!”
  穆辉面无表情地问:“误会?那为何趁比试赌绝艺之机,他要下毒加害于我?”
  药店老板解释道:“陈桓没有在凉糖里下毒,你那次中毒发病只是凑巧。因你长年表演‘火水现鱼’,便会经常接触蓝钴,蓝钴里有水银,你是水银中毒啊!”说着老板拿出一种草药继续说道:“为了能让这个魔术演下去,他找到了能替换蓝钴的石蕊,但表演时需在水中添加白醋,方可有效。”
  穆辉哼了一声:“既如此,为何今朝还与你串通,陷害我?”
  药店老板的脸色暗淡下去,良久才说:“他之所以如此对你,其实是不想连累你啊!”
  穆辉一惊,忙问:“此话怎讲?”
  药店老板手指巡抚府衙,道:“陈桓和我都是革命党人,为响应武昌首义,我们计划借今天表演之机,刺杀总督和巡抚。你说一个身怀必死之志的人,会在乎什么绝艺吗?”话音刚落,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巡抚府衙顷刻间淹没在一片红光和浓烟之中……
  穆辉这才恍然大悟,他泪流满面,跪地痛呼:“师弟啊,我错怪你了!”
  • 上一篇: 斗醉
  • 下一篇: 斗阎王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视频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直播视频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记录 苹果彩票注册 pk10开奖直播视频 PK10开奖 幸运飞艇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