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游戏

位置: 幸运飞艇游戏 > 故事大全 > 奇闻异事> 良心贩卖所

良心贩卖所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9-07-05 阅读: 次
  1。被抢劫
  凌风手里捏着一个地址,地址上是一串奇怪的字符:长生B612。
  长生B612,在很多人的意识里,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良心贩卖所。
  长生大厦,应该就是这里了。凌风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绚烂的霓虹灯带一直通往这个大厦的顶层,对面不远处正放着烟花,大厦整个玻璃幕墙都被映射得五彩斑斓。
  他进了玻璃观光电梯,用一只缠满白色纱布的手摁下了B612的按钮。
  凌风是个穷小子,自从离开家乡,已经在这个繁华都市拼搏了五年,还是无名小辈。屡次失业,老板欠薪,这次加班到深夜后,在回家的路上被打劫,丢失最重要的那个爱情信物——一枚银戒。
  两个歹徒将凌风打倒在地,搜走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唯独这枚银戒,他死死攥住,苦苦哀求:“这不是铂金的,只是普通的银戒。”对方狠狠用匕首扎透了他的掌心,随着他的惨叫,手掌无力松开,戒指还是被掳走了。
  手上的伤口血流不止,凌风对生活早就失望了,那个从高中起就定情的女友青苔也该嫁人了吧?真是绝望透了。深夜的黑暗小巷,凌厉的冷风刮得他脸疼。长长的巷口,还有微微的火光。
  在这样一个冬夜,还有一个卖烤红薯的老头。老头好像没看见凌风手指上不停滴落下来的血,低着头一边翻烤火炉里的红薯一边说:“小伙子,不急着回家,就在这里烤会儿火吧。”
  他不理,仿佛一个失魂人,继续缓慢地朝前走。一阵风吹来,借着风势,一张卡片扑棱着撞到他怀里。普通的白色硬纸卡片,上面是一串奇怪的字符:长生B612。
  凌风正准备随手一扔,身后老头叹息了一声:“接着它吧,它对你有用。从此,你将得偿所愿,要什么得什么。”
  仿佛过了很久,凌风在狭小的电梯间里等待得有些眩晕。
  “叮咚”一声,电梯到了。
  电梯门开,一身材妖娆,明眸皓齿的年轻女子朝他做了个邀请的姿势。
  “想好卖什么了吗,凌先生?”女子魅惑地笑问。
  “随便什么都行,只要能让我的生活彻底改变。”凌风说。
  “有的人卖掉肾脏,因为少一个不会死;有的人卖掉爱情,因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还有很多人卖掉良心,因为身体完好,不会有任何损失,生活继续,不用背负无用的道德枷锁,人生自此改变,从此无往不利。当然,如果将来你还想将良心要回来,我们将采取收费手术的方式,重新给你移植回去。”女子的眼睛里闪烁着意味深长的光芒。
  凌风想起欠薪的老板,想起曾和他同租一个单元房,总将化学药剂添加到火锅底料里开火锅店的阿升。想起老板开宝马包养小三,阿升发财买房生子……
  他说:“好,就卖良心。”
  2。青云直上
  第二天一上班,凌风就被推举为向老板讨薪的员工代表。
  他知道老板包养小三的公寓地址,上次小三陪老板喝酒喝多了,老板让他送她回去的。他决定在小三公寓附近守株待兔。
  第三天半夜,老板醉醺醺地闪进了公寓楼。凌风压低棒球帽檐,在后面悄悄尾随。
  趁老板等电梯的空当,凌风突然冲出来勒住老板的脖子将他拖进了黑暗的楼梯口,开始一顿狠揍,然后用匕首要挟他,把欠员工的所有钱都交出来,就像那两个歹徒抢劫他一样。
  老板不住地求饶,乖乖掏出一张银行卡,告诉凌风密码。凌风才不上老板的当,用匕首逼着老板,到一家自助银行,让老板将卡里的钱都转到他的卡上。
  老板只好乖乖照做了,一百多万啊——凌风看着那串数字,心不住地狂跳,额头冒汗。这些钱,如果都是自己的该多好。
  贪念一生,他带钱跑路。迅速地,跳上任意一班火车,逃到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
  凌风从建材销售开始起家。这一百多万,是他创业的第一桶金。他之前就是做这个的,现在他也是老板,就跟欠他薪的老板一样。然后自组工程队,接工程。
  短短两年,当初的一百多万,飞速蹿升到两千多万。
  如今,凌风也是随时会被讨薪的老板了,他开着宝马,声色场里飞转,女人隔三岔五地换。
  他以为会恐惧,会做噩梦,竟然没有,从来没有。从此,他凌风平步青云。
  3。无底线
  生意场险恶。
  为了不被更强大的集团鱼肉,凌风不停抛弃既往的那些道德底线,尔虞我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镜子里,曾经目光纯净温和而卑微的年轻男人,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面容阴沉冷酷,内心阴险、冷漠、残忍的金钱角斗士。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残忍冷酷心机复杂深沉如他,也感觉到:这生意是越來越难做了。
  一次,在这个城市权贵云集的一个酒会上,一个女人的影子一闪。
  那是个他有些熟悉的妖娆女子,精致的妆容,嘴角上翘浮现出魅惑的笑意,妖媚百转,像一阵风。
  凌风在脑海里仔细回想,自己到底在何处见过这个女子。正当他目光四处搜寻间,却不想,身后一个娇媚的声音柔声唤道:“凌先生。”
  凌风转过身,他的脑海里飞速出现了一串字符:长生B612。
  “潘多拉小姐!”
  他好奇,这个女子怎么会在这个城市出现,诧异之下很快明白:长生B612的生意,扩展得是越来越大了。
  “潘多拉小姐生意兴隆,而我们的生意却越来越难做了。”他笑着寒暄。
  女人浅笑,并不否认,脸上带着一丝嘲弄:“那是因为,像凌先生这样肯出卖良心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凌风疑惑不解地皱眉问道:“那贵所如何从那些收购的良心里赚取利润呢?”
  潘多拉一笑,并不看他,而是看向玻璃大厦外的黑寂夜空,声音幽幽“:有肯免费卖出的人,就有愿意花大价钱来买一颗良心的人……更何況,B612的生意远不止贩卖良心这么简单,我们的业务涉及到人身体的其他器官,涉及到爱情、青春、名利……说起来,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呢。”
  说到这里,潘多拉回过头盯着凌风的眼睛:“凌先生,你现在想赎回自己的良心了?”
  凌风一怔,一想到这个世界越来越多出卖良心的人,想到残酷的竞争,想到出卖良心前那些困苦被欺压的岁月,他坚定地摇了摇头,有些残酷地笑道:“那颗没用的良心,还是永远存放到你那里吧。”
  潘多拉的眼底闪过一丝失望,犹豫了很久,还是伸出了手来,张开手掌,她的掌心里,是一枚银戒。
  看到这枚熟悉无比的戒指,凌风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狂跳起来。
  4。离婚案
  那枚银戒,和他被抢走的那枚一模一样,但不是他的,这枚银戒比自己的尺寸小了两号。
  凌风想起了很久之前,那个叫青苔的女孩子。那个和他高中起就盟誓爱情之约的单薄女孩,如清水般清澈的黑眼睛,一抹微笑上弯的嘴角,湿润温热的纤柔掌心,她的双唇印在自己脸颊上的温度……只是,恐怕此生,他们再也无缘相见了。因为,他再也不是曾经的他……他回不去了。
  看着这枚银戒,凌风的心不住地狂跳,他转身就走,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惊惧不安。
  这枚银戒能在潘多拉的手上,那也意味着,记忆里的她,自己一直当作爱情最后守护的她,把他们的爱情也卖了。
  迅速把心底的那种心痛和不舒服压抑下去,他搂起一个从入场开始就对他暧昧暗示的妖冶女子,旋转入舞池,美酒声色,沉溺其中。
  潘多拉看着他,看看手里的戒指,轻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她还有更多的生意。
  凌风迅速地娶妻,生子。妻子也是生意场中人,乃某高官之千金,借助她的广阔人脉,他的生意越做越大。
  儿子五岁那年,被查出血癌,需要紧急移植骨髓。查验血型,他是A型,妻子是O型,儿子却是B型。凌风勃然大怒,原来在这场被太多人艳羡的婚姻里,他一直都是上当受骗者。
  他恨那个偷走他太多希望和爱的儿子,恨明明不爱却因为珠胎暗结,不得不仓促和他结婚的妻子。
  好在他不用背负道德良心的重负,借用离婚大战,他让这个背着他偷情的女人声败名裂,而儿子也因为这场众人瞩目的私生子风波,导致无人站出来替他捐献骨髓,几个月后,五岁的男孩死了。
  在此之后的很多时候,凌风面目狰狞,怀疑一切,脾气暴躁,更加阴沉冷酷。这次失败的婚姻,他看上去赢了,实则输了——突然失去了前妻那一部分的人脉资源,她还带走了部分公司的股份,以及他的前岳父对他的暗地打压……竞争对手趁机掠夺本属他的市场份额,得力助手暗度陈仓临阵倒戈……
  似乎一夜之间,全世界都跟他对着干,周围的人全都变成了坏人。生意急转而下。
  那个仍旧被称之为家的地方,空阔而阴冷,连打扫卫生的保姆似乎也变成了想方设法偷蒙拐骗的长生B612型阿嫂。他把所有跟他作对的人,对他不利的人,充满心机暗算、站在他对立面的人都称之为长生B612型人。
  他心力交瘁,疲惫不支,心脏和头几乎要爆炸了。
  借酒消愁,不如一醉方休。酒灌下去不少,却好像永远也喝不醉。无奈,他摇摇晃晃地走出酒吧,爬上了自己的那辆陆虎,扭动车钥匙。
  车子在夜晚的高架桥上超速行驶,车身仿佛醉酒般不停摇摆……不知何时,在他的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妖媚的女人……
  “潘多拉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凌风舌头有些僵直,醉眼蒙眬地瞥一眼女子。
  潘多拉魅惑地笑了,丰润的唇靠近他的耳际:“凌先生,我是来邀请你,跟我一起参加下一段旅程。”
  “旅程?”
  突然,正前方一道刺眼的强光,凌风慌忙急打方向盘……脚踩刹车……高速行进的车子开始飞速旋转,车头剧烈撞击上高架桥的钢铁防护栏,车身飞起……
  5。良心
  警笛四起,救护车疾速而来……此刻,潘多拉和凌风并肩站立,一起望着被火速抬上救护车的满脸血污的男人。
  “那个人,是我吗?”“凌风”胆战心惊地问身边表情平静严肃的潘多拉。
  “跟我走吧。”一脸漠然的潘多拉说道。
  “等等……我是死了吗?我还能回去吗?”他有些急了。
  “也许能,也许不能,一切就看你的运气了。走吧,顺便参观下我别的生意。”
  医院病房。
  潘多拉指着一个躺在床上的女人说道:“这个女人是子宫癌,她和他的先生还算相爱。最开始,她的先生为她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再后来,他怕了,怕这无休无止的治疗是个无底洞,那意味着他会失去汽车,失去房子,但如果放弃治疗,他就得日夜经受良心的折磨。
  “于是,他成为了我的客户,他卖了良心和爱情,并且再也没有来过,这个女人,因为没有医疗费用,已经被迫中断了所有的药物,也只有等死了。”
  从医院出来,不知何时,潘多拉的身边多了很多跟凌风一样的男人、女人,他们一见潘多拉就朝这边跑过来,每一个人都伸长了手臂,有的泪流满面苦苦哀求,他们嘴巴一张一合,凌风听不清楚他们在哭喊什么。
  潘多拉一脸的不耐烦,嘴里嘟囔道:“真麻烦……”
  “这是?”凌风不解地问。
  “这是一群想向我讨回良心但又付不起我要的价码的人,他们作恶太多,都跟你一样,曾经信誓旦旦,说永远都放弃良心了。可惜,不要良心的人太多,那些良心已经被我随意处理掉了,谁还记得那些永远被遗弃的良心放在哪里啊。”
  他听了心里一惊,急问道:“假如他们找不到自己的良心,会怎么样?”
  潘多拉盯着凌风的脸:“当然,他们跟你一样,会出意外,有的是心脏突然麻痹紧急入院抢救,有的是意外坠楼……”
  “而我,是车祸——这些意外的一种?”凌风惊叫起来。
  “没错。”
  凌风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是不是,如果我在你这里找不回自己的良心,刚刚车祸后被抬走的我的身体,就永远死了?”
  “沒错。”潘多拉回答得坚定而冷酷。
  他的眼前一黑。
  6。死亡
  这是什么地方?
  凌风在一种耀眼的白光里,勉强睁开了眼睛。周围一片白色,围着他的三四个身穿白色制服,面戴口罩的医生,他们手里拿着手术器具,似乎正在准备一场手术。
  医院?他费力地转动脑袋,然后看到了一旁站立的潘多拉。
  不,这不是医院,一定是在长生B612。在我死前,我的器官将要成为B612实现利润最大化的工具了吗?
  想到这里,凌风极力地想要挣扎……潘多拉冷酷的声音响起:“凌先生,我们现在将为你进行良心移植手术,手术成功后,你的意识将重新回到正在抢救你的医院,你会活下来。”
  “为什么?”戴着氧气面罩的凌风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那些被主人永远遗弃的良心,不是被她处理掉了吗?
  潘多拉看着凌风,突然眼睛里多了一丝湿润,面容竟然有些哀伤,问:“在手术正式开始之前,你想不想见一个人?我想你应该见见她。”
  只见潘多拉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女孩,如果此刻不是手脚被绑缚在手术台上,凌风一定会惊讶得跳起来。那个女孩,竟然是,青苔。
  凌风满带愧疚地望着深爱女孩的脸,不对,她的视线呆滞,似乎并没有看到他,那记忆中澄澈如水的漂亮双眸,此刻暗淡无光毫无对焦,这是怎么了?
  “青苔,发生什么事了?”
  和他十多年未见的青苔,容貌依然未变,她的手颤抖着抓住了他的手,声音充满了重逢的兴奋:“凌风,我终于等到你了吗?你突然失去一切消息,我真的好担心你,太好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我一直在等着你……”
  潘多拉的声音再次在凌风耳边响起:“这个叫做青苔的女孩,以牺牲自己眼角膜为代价,一直守候在长生B612,守候在一个叫凌风的男人的心旁,等他回来赎回自己的良心。”
  凌风泪盈满眶……
  良心移植手术正式开始。手术正在进行,突然,手术的紧急红灯亮起,医生们一阵手忙脚乱。
  紧急抢救……无效……
  潘多拉遗憾地摇了摇头:“因为这个叫做凌风的男人和他的良心分离太久,他的身体已经发生改变,这颗良心一经接触他现在的身体就快速产生排异反应。”
  手术失败。
  手术室外,传来那个叫青苔的女孩悲伤刻骨的尖厉哭声……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必死之心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幸运飞艇游戏 苹果彩票注册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 PK10直播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直播视频 幸运飞艇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