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游戏

位置: 幸运飞艇游戏 > 故事大全 > 奇闻异事> 催眠

催眠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7-30 阅读: 次
  一
  清冷的夜晚,叶子丹孤独地行走在一条空寂无人的路上。突然,前方赫然出现了一个满脸血污的年轻女人。那个女人半张着嘴,努力想从地上挣扎起来。叶子丹看到,她的眼睛是直勾勾的。夜很黑,那血污里发出一串摄人心魄的颤音:“救救我,快拿你的命来救我……”
  “啊!”叶子丹悚然从睡梦中惊醒。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他不敢确信自己是在做梦,感觉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黑暗里喘息。
  “谁?”他迅速把壁灯打开。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灯泡轰然炸开,一片破裂的玻璃划破了他的眉头。同时,他闻到一股浓重的气味儿,那是从厨房方向来的。他迅速冲过去,发现煤气阀门大开。
  似乎有人在哭泣,那个细若游丝的声音正是从浴室里面传出来的。里面分明是一双女人的脚。他走过去一把拉开,发现那只是妻子的高跟皮鞋,水红的鞋面裸露在月光下。
  “丁零零──”角落里突然响起了电话声。叶子丹迟疑地摸过去,颤抖着拿起了听筒。对方一片沉寂,但他还是隐约听到了里面蠢蠢欲动的喘息声。
  白露是清早从市中心医院回来的,她上夜班,已经一晚上没有睡了。她一回来就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丈夫惊恐地蒙着头,瑟缩在床上,已经精疲力尽了。
  “怎么了?你在玩什么名堂?”白露有些奇怪地问。
  “鬼,我看到了鬼。”
  “大白天的,你净说鬼话。”
  “我不骗你……”
  “我看你是自己吓自己。”
  毕竟只是一个梦,在妻子的安慰下,叶子丹渐渐平静下来。
  第二天,公司办公室里就剩下叶子丹一个人,四下里一片静寂。公司是叶子丹和好友楚央共同创办的,时间不长,但已经小有规模。
  叶子丹打开电脑,正准备进行一项计算机程序的研究。这种程序一旦研究成功,带来的巨大名声和财富是显而易见的。电脑开启时发出轻轻的嘶鸣声萦绕在他的耳际,他仿佛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故乡。
  突然,画面一转,叶子丹死死盯着屏幕,一动不动。画面上又是那个女人,直勾勾的眼神,满脸血污。叶子丹发出一声惊叫,向后倒去。那种细若游丝的恐怖又钻入叶子丹的骨髓,他只觉得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他拼尽全身力气站起身,神经质一样逃出办公室,连门也忘记上锁。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回家。
  夜很黑,他一个人疾走在回家的路上,连汽车钥匙也忘了带。当他穿过一条街巷时,察觉到一个女人跟在自己身后。叶子丹的心里开始升腾起一股胜似于死的恐惧。在他听来,身后神秘女人高跟鞋的声音在水泥地板上奏响,更像一种催命的声音。
  叶子丹急忙掏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却是一片可怕的沉默。他感觉胸口一阵绞痛,突然“轰”的一声,一切都不知道了……
  叶子丹醒来时,已经是清晨。身旁站着妻子和一个男人,他努力看清那个男人,原来是自己的老朋友楚央。
  “你终于醒了,多亏了楚央,正好路过,把你背上车送回来,我们都是一夜没合眼。”白露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一下旁边的楚央。
  “露露,真的有人要杀我,一个女人。”叶子丹声音战栗地说。
  “你确信你看到的是一个女人?”楚央问。
  “是的。”葉子丹咬着牙说。
  “你不是以前得过神经症吗?这也可能是在夜里产生的幻觉。”白露安慰着丈夫。
  “幻觉?”叶子丹喃喃说着,一阵彻骨的寒意如冰山般从心底浮了出来。
  第二天,叶子丹依旧加班到很晚。
  “我还是那句话,不要相信什么神呀鬼呀,只要不做亏心事,有什么好怕的?”楚央看着叶子丹说。
  “我不是怕,我现在只想着赶快把程序编出来,这样我们的软件就可以打入市场了。”叶子丹说着,看了一下手表,“哎呀,都十一点了,末班车快没有了。”
  “你的本田呢?”楚央问。
  “不知道怎么回事,坏了,还没修好。”叶子丹说。
  “太晚了,外面的风雪这么大,我开车送你回去。今天可是平安夜。”
  叶子丹是乘楚央的轿车到的西山别墅。不巧,刚到那里车子便没油了。叶子丹对楚央说:“正好,我家里还有些汽油,你上去喝杯水,我给你加完油再走。”
  “好吧。”楚央只好下了车。
  圣诞节的钟声还未来得及敲响,在西山别墅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莫名其妙地坠楼身亡。
  二
  何顿从警局得知坠楼事件的消息时已经是午夜的两点。他把车开得飞快,半小时后到达了案发现场。现场没有保护好,已经有很大的人为破坏,许多人在周围发出各种议论的声音。坠楼者穿着睡衣倒在地上,头部像爆米花一样裂开来。他脸上恐惧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趁法医给尸体拍照的间隙,何顿走进这座别墅里。他看见一个年轻女人正在掩面哭泣。警局里的女警张曼丽走过来对何顿低语道:“这是死者的妻子,叫白露,市中心医院的医生。”何顿走到白露面前,轻声说:“能问你几个问题吗?”那女人轻轻点点头,悲伤地看着何顿。
  “假如我晚上不去加班,假如我能早一点儿回来,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白露的哭声凄凄切切,让人动容。
  何顿想再问几个问题,但看到法医吴承朝这边走来,料想他已经初步完成取证工作,便停止了问话。吴承把何顿叫到一边,说:“死亡时间大约是午夜十一时至凌晨一时之间。我查过房间里的地板,上面有三个人的脚印,除了死者与其妻子的脚印外还有另外一个人的,男性,斜纹,42码。除此,没有发现其他人进入房间的痕迹。”
  “现在是否能判断死者在坠楼时房间里有没有打斗的迹象?”
  “从目前来看,还不好说。但所有门窗完好,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只是电话的听筒拖在地上。这个窗台就是死者坠楼的地方。”吴承用手指着一扇洞开的窗户。何顿朝窗口看了看,说:“现场还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大约在晚上11点多的时候,有人听到在死者楼下有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一共响了两次,中间间隔大约20分钟。”
  “20分钟,这完全是可以杀死一个人的时间。”何顿陷入短暂的沉思。很快,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旁边的张曼丽说:“死者跳楼时,他的妻子在哪里?”
  “在医院值夜班,有个实习护士可以证明。”张曼丽说。
  何顿的脑子在飞快地旋转,死者生前是一家著名电脑公司的负责人兼程序员,事业和爱情都算顺利,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去选择自杀。如果说是谋杀,现在还没有成立的可靠依据。如果现场有些可疑的话,就是那个陌生人的脚印。
  离开叶子丹的死亡现场,何顿在回警局的路上一直思索着案发的整个过程。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叶子丹的合伙人楚央。他了解到,楚央和死者是多年的老朋友,一同白手起家直到发家致富。现在两个人正在完成一项新软件的开发,这意味着即将获得巨大收益的前提下,在软件研发工作收尾时不排除杀人夺利的可能性,而且据现场的排查来看,那个脚印很可能就是楚央的。这就是说平安夜楚央曾出现在西山别墅叶子丹的家里。
  在所有猜测都亟待证实的情况下,何顿下达了传讯楚央的命令。
  “楚央,请你回忆一下,在案发当晚,你是否去过叶子丹家中?”何顿先声夺人地问。
  “是的。”楚央回答。
  “你们几点到的西山别墅?”
  “大约夜里11点左右,我送叶子丹回家,他这几天经常在晚上做噩梦,说他看到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
  “是的,他说那个女人躺在血泊里,想要杀死他。”
  “案发那晚,你是否进入了叶子丹的房间?”
  “我呆了大约一刻钟。”
  “你还做了什么?”
  “没有,我什么也没有做。好像在客厅里喝了一杯茶。”
  “撒谎!你在客厅喝茶,叶子丹的电脑房里怎么会留下了你多处指纹?你究竟想干什么?”
  楚央吓得呆在那里,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让我再想想。”
  在一连串攻心战面前,楚央不得不说出了事实真相。原来,那晚楚央在叶子丹家里喝茶,之后他趁叶子丹上卫生间的空当偷偷找寻叶子丹即将开发出来的软件,可什么也没有找到。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现场留下了他的指纹。
  楚央的确有作案嫌疑,但在死者身上没有留下他的指纹,还不能认定楚央就是凶手。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在那天晚上,死者家中的来电显示电话上有一个号码是从外面公用电话打来的,时间是夜里11点39分。”张曼丽对何顿说。
  “是的,我注意到了,而且那个电话足足打了有九分钟。你说,这么晚了谁会打这么久的电话呢?”
  “也许我们有必要再找一个人问问。”张曼丽说。
  “谁?”何顿询问道。
  “白露。”
  白露走进警局时,有点儿犹豫不决的样子。此时她还沉浸在失去丈夫的痛苦里。
  何顿把她让到对面一个红色的软皮沙发上,走过去给她倒上一杯茶。何顿对白露说:“请你回忆一下,在案发当晚,你在哪里?”
  “我在医院的急诊室。我是值班医生,正好那天我值夜班,哪里也没有去,小雯可以证明。”
  “小雯是谁?”何顿问。
  “她也是那晚的值班醫生。”
  “你是否给家里打过电话?在你丈夫坠楼前曾接过一个电话,时间是晚上11点39分,我们想知道,这么晚了是谁打的电话?”
  “我没有打过电话,也不知道是谁。我整晚都在值夜班。”
  “可有人看见你并没有整夜在值班,而是在刚上岗的时候就出去了,一直没有回来,直到案发。请你回忆一下,你晚上究竟去哪里了,如果找不出证据的话,我们将怀疑你与这起案件有重大嫌疑。”
  “你在怀疑我杀死了我丈夫吗?”白露气急败坏地说,“你们警察破案最讲证据,你们平白无故怎么会认定我是嫌疑犯?”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良心贩卖所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幸运飞艇游戏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 PK10开奖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