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游戏

位置: 幸运飞艇游戏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圈套

圈套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8-31 阅读: 次
  一个是为富不仁、黑心吝啬的采石厂老板,一个是初出茅庐、聪明机灵的小工人,双方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趣味横生的较量,意外层出不穷,圈套连环上演……
  1。我有钱了
  杜怀仁经营着一家采石厂,虽然规模不算大,但这些年来建材市场比较火爆,他的石厂生产的石料一直都是供不应求。杜怀仁也算是日进斗金,日子过得舒坦。
  这天,杜怀仁躺在老板椅上,正在眉飞色舞地打着电话,小海推门走了进来。小海是他的工人,开挖机的。见小海不打招呼就进门,杜怀仁很是不悦,摆手示意他出去。谁知小海像是没看到一样,笑眯眯地盯着他打电话。
  杜怀仁这个气呀,只好匆匆挂了电话,怒道:“小海,你眼睛长在猪肚子上啦,谁让你进来的,我这办公室能随便进吗?”说着杜怀仁抓起桌上一摞纸,扬了扬说:“你看看我签的重要合同和生意账单,要是少了一份,你担当得起吗?”说完,他把纸使劲往桌上一掼,结果没掼准,“哗啦啦”全掉到地上。
  小海低头一看,只见地上散落的除了幾张白纸外,更多的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图片,他顿时乐了:“舅,这就是您的重要合同和生意账单呀!”
  杜怀仁忙把那些花花绿绿的图片踢到一边,朝小海发火道:“谁是你舅?你小子别跟我套近乎,就晓得一天到晚找我要工钱!上星期我给了你一个智能手机,虽然是我淘汰的,但起码也能抵你一个月工钱了。就你那仨瓜俩枣,我犯得着赖账吗?当然了,你要是不满意,可以不干,别以为我招不到人,好多人做梦都想来我这儿上班呢!”
  谁知小海不但没被吓唬到,反而高兴地说:“舅,我这回还真不是来找您要工钱的,我是来辞工的。本来还怕您发火,现在您这么一说,我放心了。我再干两天,您赶紧招人,招到了我就走。”
  小海要辞工不干,杜怀仁倒是没想到。小海是他的远房外甥,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没书念了。杜怀仁见这小子挺机灵的,就让小海来石厂学开挖机,学徒三年,工资给得少。他这石厂偏僻,雇个未成年人开挖机,反正又不上路,别人可管不了。果然小海没让他失望,时间不长就掌握了挖机的所有技术,活干得得心应手,杜怀仁很是满意。可没想到这小子翅膀硬了,竟辞工不干了。
  杜怀仁当然不希望小海走人,于是问:“你不在我这儿干,准备到哪儿干?你可不能忘恩负义!是不是张疤子挑唆你到他那石厂去干?他吃人不吐骨头,能给你多少工钱?你就在舅这儿好好地干,过了年,舅给你涨工资。”
  小海兴奋地说:“舅,您放心,我不会到张疤子石厂去的。在石厂干活又累又脏,更重要的是从早干到晚没时间玩!我这回是准备到城里搞美容美发!”
  杜怀仁一听,乐了:“还美容美发?你小子是开挖机的,以为拨弄人脑袋和拨弄石头一样容易?异想天开!”
  小海解释道:“舅,不是我自己搞美容美发,我是要开店当老板!我请人算了一下,租个门面带装潢,再请两个美发师,只要二十万块钱,就能把店开起来了!”
  见小海一本正经的样子,杜怀仁更是乐得不行:“你小子哪来二十万?我说小海,你还是老老实实在我这儿开挖机,别做美梦了。还想过老板瘾,你以为老板是那么好当的?”
  小海脸一下憋得通红,边出门边嚷:“舅,您别看不起人!我以前是没钱,但我现在有钱了。我不跟您多说,给您两天时间,不管您招不招得到人,我都会开路!”说完,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杜怀仁来到门口,望着小海远去的背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这时,开破碎机的老周凑了上来,感慨道:“小海这小子真的辞工不干,要到城里开美容美发店?这么小的孩子,还想当老板,他这财气估计来得快,去得也快!”
  杜怀仁吃惊了:“什么财气?什么来得快,去得也快?你说给我听听。”
  老周感到很为难:“这……老板,我答应过小海,不跟别人说这事的……”
  杜怀仁想了想,说:“老周,我知道你儿子马上要上大学,急需钱。这样吧,过两天我先把你这半年工钱结清,你不要跟其他工人说。不过,你得把小海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2。真的假的
  老周一听,终于能领到半年的辛苦钱了,可高兴了,说:“老板,你不知道,前两天,小海在山上挖着宝了!他挖了一个罐子,里面装满了古钱,这事没有一个人知道。”
  杜怀仁不屑道:“那你怎么知道的?胡扯!”
  老周笑道:“老板,你别急嘛,听我慢慢说。我儿子周强不是和小海是初中同学吗?小海知道我儿子懂历史,于是拿来一枚古钱让他看看。我儿子一眼就看出来了,说是战国时期楚国的鼻、鼻什么钱,就是鬼脸钱,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他们上网一查,得知品相好的鬼脸钱,一枚能卖几百块。后来他们又去了古玩市场,人家欺负他们还小,说一枚只值二三十块钱。小海没卖,想把那枚鬼脸钱送给我儿子。我儿子不肯收,这时小海才说,他挖了一罐子呢,有上千枚。后来,我儿子把这枚古钱用红线穿着送给我了,让我保平安。”说完,老周掏出那枚鬼脸钱,给杜怀仁看。
  杜怀仁接过来仔细一看,不淡定了:这瞧着的确是枚古钱,还金灿灿的呢。见杜怀仁爱不释手,老周笑着说:“老板要是喜欢,这鬼脸钱我就送给你了,保佑老板发大财,这样我也能一直在你这儿打工。只是你千万不能跟小海说,是我告的密,要不然他和我儿子都要恨死我了。”
  杜怀仁这下明白了,怪不得小海这小子要辞工开美容美发店,他真的挖着宝了。上千枚鬼脸钱,一枚要是值二百,还真有二十万。不行,我矿山上挖出的宝贝不能让小海独占了,我得把它弄到手!
  为保险起见,杜怀仁带着这枚鬼脸钱找到了一个玩古董的朋友。那朋友告诉他,这是战国时期楚国的蚁鼻钱,民间又称鬼脸钱,是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像品相这么好的,一枚几百块是有的。更重要的是盛钱的罐子,要是战国时期的,又保存完好,那更是宝贝了!朋友要杜怀仁把罐子带来看看,如果合适,他愿意高价买下来。
  第二天,杜怀仁把小海叫到身边,小海很兴奋:“舅,您找着开挖机的人了?那我明天就可以不来上班了?”
  杜怀仁说:“我说小海,你挖出宝贝,为什么不跟我说?”
  小海装糊涂:“什么挖出宝贝?谁这么瞎说呀,我怎么不知道?”
  杜怀仁笑道:“小子,长大了,有心眼了。虽然你是在我的矿山上挖的,但那是古人留下来的,你挖着了就是你的,我不跟你抢。不过我提醒你要小心点,这地下文物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那是国家的。要是让大家都知道了,你就必须上交国家,否则就是犯法,是要坐牢的!”
  小海脱口而出:“我才不会那么傻,到处乱……”他知道自己说漏了,忙捂着嘴不说了。
  杜怀仁很是得意:“看看,你果然挖着宝了。放心,舅也不会跟人乱说的,我只是想问你,你那一罐子鬼脸钱找着买家了?”
  小海只好实话实说:“没呢。我在网上联系到一個买家,愿出二百元一枚,可人家要我保证是真品,如假包退!但要是人家调了我的包,然后栽赃说我的鬼脸钱是假的怎么办?我正犹豫着呢……”
  杜怀仁眨眨眼道:“网上买卖,的确要多长个心眼。要不你卖给舅吧,只不过我只能出一百一枚。”
  小海高兴地说:“要是舅舅您买下,当然最好了。只是一枚卖一百,一千枚只能卖到十万。十万元开美容美发店,不够呀。一百八一枚,带罐子,怎么样?您要是嫌贵,那我就继续在网上找买家。”
  杜怀仁笑道:“你这小子很会做生意嘛。这样吧,一百五,就这么定了。你回去把那罐子鬼脸钱给我拿来,我现在手头没有这么多现金,明天我就到银行给你取十五万。”十五万对杜怀仁来说是个小数字,何况他一转手就能赚好几个十五万。
  小海急忙摆手:“舅,那不行,必须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依您,十五万,您没现金不要紧,用支付宝给我转账就行了。我把那罐鬼脸钱埋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必须等到晚上没人了,我才敢去挖。”
  杜怀仁没想到小海这小子还挺有心机的,就问:“你是不是只挖出一枚鬼脸钱?然后骗你舅说是一罐子,耍花招想骗钱?”
  “怎么可能!我说有一千枚就是有一千枚,我数过,真的都是一样的!”说着,小海从口袋里又掏出几枚鬼脸钱,果然和老周送给杜怀仁的一模一样。
  天黑了,小海确认杜怀仁转了钱,这才带着他去挖罐子。杜怀仁发现,小海埋宝的地方竟然就是不远处的小竹林。
  很快,那装鬼脸钱的罐子就被挖了出来,里面果然装满了鬼脸钱。小海笑了:“舅,我没骗您吧?这下我俩钱货两清,我要回家了。”说完他就想跑。
  杜怀仁一把抓住小海,说:“想跑?没门!我们这就去数。还有,你要是敢用假的糊弄我,看我不拧掉你的脑袋!”
  小海没办法挣脱,被杜怀仁拉扯着进了屋。“哗……”罐子里的鬼脸钱一下都倒在了桌上,数量是不少,可杜怀仁仔细一看,这些鬼脸钱显然都是假的!
  3。谁设圈套
  杜怀仁气急败坏,想不到自己这么精明的人,竟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耍了!他一把揪住小海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你小子胆子也是通天大了!只是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快打开支付宝,把我转给你的十五万元立马转回来!”
  小海万般不情愿地打开手机,杜怀仁一把夺过去,急忙查看,却发现小海的支付宝里已经没有一分钱了。
  他愤怒地冲小海喊:“我的钱呢?你把它弄到哪里去了?”
  见杜怀仁像只咆哮的狮子,小海吓坏了,只好如实坦白:那十五万块钱一到账,他就偷偷把它转出去了。
  原来这小子早有预谋,只是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杜怀仁继续追问:“那你转给谁了?是不是你的同谋?”
  小海哆哆嗦嗦道:“我、我转给我的女朋友了……”
  杜怀仁一听,更气了:“你都有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一个小孩子,还有女朋友!你们俩胆子不小啊,竟敢合伙设圈套骗我,还一下骗了我十五万!别以为你们年龄小,我要是报警,你们俩就等着坐牢吧!老实回答,你女朋友是谁?是不是她唆使你骗我钱的?”
  小海犹豫着点点头,小声嘀咕道:“我、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我只爱你’。”
  “‘我只爱你’?这是什么名字?”杜怀仁要崩溃了,“你和人家谈恋爱,竟然都不知道她真正的名字叫什么!对女方一无所知,你这是谈的哪门子恋爱?我再问你,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小海说:“是微信摇出来的……”
  杜怀仁听罢,抓狂得几乎要撞墙了。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杜怀仁只能死马当活马医,逼着小海把骗去的钱要回来。
  小海只好和“我只爱你”联系,可怎么也联系不上。见杜怀仁要报警,小海急了,辩解道:“舅,我们不是骗子!我们只是想从您这儿借钱开美容美发店,知道您肯定不会借,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我这就给您打借条!我女朋友说了,开美容美发店很赚钱,要不了半年就能把您这十五万连本带利给还了。我女朋友就是搞美容美发的,她清楚这里面的行情!”
  “什么?那女的是个发廊女?那定是骗子无疑了!小海,别怪我心狠,送你去坐牢,是你这小子活该!”说完杜怀仁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
  小海急忙阻止:“舅,我女朋友长得可漂亮了,她不是骗子,您见过她的。”
  杜怀仁停了下来:“我见过那女的?你是说,我们认识?”
  小海说:“我不知道您是不是认识她,不过她说她认识您,要不然她怎么知道您有钱,要我用这招向您借钱?我手机的屏幕就是她的照片,只是您刚才没注意看。”
  刚才杜怀仁只顾心急火燎地追讨自己的钱,哪里注意看手机的屏幕?等到看到了小海女朋友的照片,杜怀仁不禁一怔,疑惑地问小海:“你说这个女人是你的女朋友,就是那个‘我只爱你’?我问你,你们是不是只是网聊,现实生活中没见过面?”
  见杜怀仁不像刚才那么凶了,小海来了精神:“是啊,就是她。我没上过她家,但我们在宾馆开过房……要不我怎么会帮她设圈套骗您的钱?我女朋友看着不像坏人,我就知道舅不会报警的!”
  “滚!你给我滚!”杜怀仁气得把小海的手机狠狠地摔到地上,顿时手机便四分五裂了。小海心疼极了,但不敢争辩,更不敢上前把手机捡起来,见杜怀仁要他滚,连忙拉开门,“哧溜”一下,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杜怀仁心里可不平静:这女人他怎么不认识?这就是他的情人孟莎莎啊!孟莎莎是搞美容美发的,杜怀仁和她勾搭在一起后,早把自家的老婆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最近,孟莎莎告诉杜怀仁,说她怀上了他的孩子。这可把杜怀仁乐坏了,自家的黄脸婆不会生儿子,只生了个女儿,还有点弱智,所以这些天来,杜怀仁一直把孟莎莎当菩萨供着,一有时间就和她卿卿我我。那天小海闯进他办公室时,他就在和孟莎莎打电话呢。没想到他对孟莎莎这么好,大把大把的钱给她花,她还和别人设圈套骗他的钱!更让人愤怒的是,她竟背着他和他的外甥鬼混,让他戴绿帽子!现在看来,孟莎莎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还是个未知数!
  杜怀仁越想越气:不行,我得马上去找孟莎莎,一定要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一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马王爷为什么长三只眼!
  • 上一篇: 添煤球
  • 下一篇: 一起小事故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幸运飞艇游戏 PK10直播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直播视频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 幸运飞艇游戏 苹果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