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游戏

位置: 幸运飞艇游戏 > 文摘大全 > 文明> 操弄时间的魔法

操弄时间的魔法

来源: 读者文摘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6-17 阅读: 次
  一个常常需要搭高铁南北奔波的音乐家有如此发现:
  离火车开车还有五分钟时,总有人开始匆匆忙忙地奔跑。我就想,急什么,五分钟,够演奏莫扎特交响曲的一个乐章了!
  的确,如果在脑海中奏起莫扎特的交响曲,想象这个乐章从头到尾的音乐,你会发现五分钟长得很!
  音乐是时间的艺术,音乐还常常是玩弄时间、把时间拉长或压扁的魔法师。音乐当然可以把时间拉长,塞了那么多音符、旋律、和声、段落与悬宕变化,时间的质地变得浓稠了,我们必须以数倍的专注来对付同样的一段时间,于是就觉得莫扎特音乐的五分钟比平常的五分钟长那么多!
  音乐也可以压缩时间。音乐具备强烈的方向性,就像对时间进行不同的操控,好的演奏清楚地呈现方向,音乐总是朝着某个地方去,总是引领听众向某个令人向往、期待的目的地前行,在到达之前,或许突然转了个弯,浮现新的探索目标,或许折回打转,甚至迷路,然而无论如何,音乐不该也不会呆板停滞,更不会让人无聊地意识到时间存在与流淌的实况。因此在不断涨缩变化、一直制造方向期待的音乐中,时间被遗忘了,一回过神来,半小时、一小时就过去了;而且在音乐终止的瞬间,我们的精神尚在逡巡漫步,心中油然涌现最真实、最具体的呼唤:“不要停下来,这样的时光不要那么快消逝!”
  一代代的音乐家都清楚自己和时间的关系,也就不断发明各种操弄时间的魔法工具。贝多芬喜欢用八分音符接三连音再接十六分音符的方式,制造巧妙却节制的渐快效果。到浪漫主义时代,演奏中弹性速度的应用可以自由拉长、缩短音符的节拍。另外,休止符在音乐中的地位与重要性,也不断升高,因为音乐家发现,让流动中的声音突然静止,是最具戏剧性的手法,仿佛让时间同时被凝固,创造出完全背离物理原则的感受。
  现代音乐里,有凯奇的经典作品《四分三十三秒》。这是一首钢琴曲,一位钢琴家带着秒表上台,在琴前坐定,然后将琴盖盖上,同时按下秒表,盯着秒表等四分三十三秒后,起身鞠躬离场。
  那是四分三十三秒的静默。一首完全由休止符构成的乐曲。听起来像恶作剧式的噱头,钢琴家根本没有弹下任何音符,只是轻松地坐在那里,太混时间了吧!
  然而这是形式构造下的静默,不是一般的静默。这是有开头有结尾,而且是由钢琴不发声所制造出的静默,规范了听众感受这份静默的方式。更重要的,这是由音乐史上各种休止符试验后,衍生出来的一种时间魔术,让我们离开原本的环境,以音乐式、聆听式的心情来面对那四分三十三秒的时间。
  凯奇的《四分三十三秒》创作于1952年,早在他之前半个世纪,法国人阿莱斯就写了一段九小节长的《给聋人的葬礼进行曲》,从头到尾都是空白的。更有趣也更重要的,还有1919年捷克作曲家舒尔霍夫的“五首风景小品”。
  这五首小品中间的一首,标题为《未来》的,演奏起来不会发出任何声音。《未来》和凯奇的作品不同,虽然静默,却有明确的乐谱,而且乐谱不只像阿莱斯那样画了几个小节,而是每个小节都被填满了——填满了长长短短的不同休止符。全休止符、二分休止符、三连音休止符、附点休止符,乃至三十二分休止符。这是一段静默,没错,然而在舒尔霍夫的想象中,是非常复杂、复杂到简直忙碌的音符,串连成这片静默。
  舒尔霍夫的静默,先于凯奇,却比凯奇的更前卫、更丰富。凯奇作品中的四分三十三秒,对听众和演奏者,是同样“震耳欲聋的静寂”。可是舒尔霍夫的作品,对听众和演奏者,或者说对单纯聆听的人和了解乐谱的人,展现出不同的静默形式。
  一般人听到的,是延续、无从打断、没有被破坏的静默。乐谱上写的,却是用各种方式切分开来的,或长或短的休止符,以它们自己的原则联系在一起,才产生的静默。静默中,舒尔霍夫并没有让时间还原成物理间隔,由秒表的刻度来记录,而是让在静默中流淌的时间拥有一种自己的音乐逻辑,走着和手表、时钟不一样的段落节奏。
  看着舒尔霍夫的乐谱,我们可以,我们必须想象一种非天然、人造的静默。静默不是被动的没有声音、聲音被抽离的状态,静默是由几百个主动、刻意的休止符悉心连缀起来的。
  看着舒尔霍夫的乐谱,我们还能顺着追索、感受那长短不一的静默。一连串三十二分休止符构成的静默,被切得细细碎碎的快速休止,无可避免地给人一种神秘的忙碌感,空无中的忙碌,或者是接近现代人工作脉动的荒芜。长一点的静默,占满一小节的全休止符,难免让人为之屏息,拉长呼吸的节奏。是了,面对同样的静默,我们的身体却会有不同的反应。我们身体或快或缓的反应差异,使得静默、静默中的时间有了快慢差异。
  这是音乐操弄时间的终极实验。透过这个静默实验,我们得以探触音乐的神秘本源,声音静止,但我们作为一个人的生命与感受,不会随之停歇。我们还在呼吸,还在思考,也就还在时间中记忆、体验或期待。音乐明示、暗示导引我们呼吸的速度,也就同时改变了我们主观生命与客观时间之间的关系。音乐还引发我们对生命有了或平静或激动的思考,逗诱我们回忆过去、凝视当下或盼望未来,不同的思考、不同的感受,就带来时间不同的流逝速度,甚至是不同的流逝方式。
  音乐停止,静默袭来,但只要那静默在音乐的架构与设计中,它就能让我们更接近、更了解音乐。
  • 上一篇: 明朝士大夫是怎样变坏的
  • 下一篇: 称呼,水很深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PK10直播 PK10开奖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苹果彩票注册 PK10开奖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